社区串起家校“两点”填补心理健康教育空白

日期:2020-05-31 15:43:47 作者:李世杰 浏览:192 次

社区串起家校“两点”填补心理健康教育空白

  东莞市虎门镇,社工与渔区孩子们一起玩游戏。

  苏仕日 摄

  孩子有不良倾向,家长认为是学校没管好,学校认为是家长不配合。东莞市大众社会工作服务中心总干事王志伟说,在孩子“学校—家庭”生活中,社区应当承担串起“两点一线”的责任,填补心理健康教育的空白。

  参加集体活动让自杀倾向孩子开朗了

  初中生小丽家中有年长18岁的哥哥,她和父母亲的年龄更是相差了40岁。

  在学校,小丽不合群,显得有些孤僻。回到家里,她也几乎足不出户。不过看到电视里有自杀镜头时,小丽会问父母:是不是这种死法比较好。有一年除夕夜,有警察上门告诉小丽的父母,小丽多次在网络上发布想自杀的言论,这让她父母吃了一惊。

  小丽的父母认为,是学校没有教育好孩子,而学校认为,小丽和同学沟通交流困难是家庭环境的影响。

  问题到底在哪呢?

  经过社工深入了解,小丽平时和父母交流不多,她哥哥的孩子和她年龄相差不大,她觉得父母更关心孙子,这个姑姑甚至对侄儿有些许的嫉妒心理。在学校,她也对同学有类似的戒备心理。

  社工介入后,经常带小丽参加社区活动,让她和同龄人交流。小丽从其他孩子对父母兄弟姐妹的描述中渐渐发现,与别的家庭相比,父母对自己的态度并没有本质差别,她也渐渐释怀,从最初的不愿意参加社区活动到现在主动申请参加,性情开始开朗了。

  王志伟说,小丽之前的不良倾向在某种程度上反映了当前社区教育的缺失。在现实中,学校是以传授知识为主的。家庭教育中,家长更关心孩子身体健康和学业成绩,对孩子心理健康的关注则较少。

  王志伟说,相比过去许多孩子在一个大院里生活,父母之间往往都是同事熟人的时代,现在孩子在小区里,楼上楼下互不认识,除了同学之外难有更多集体生活交往的机会。这造成了孩子对于社会交往的不适应,孩子在课余休闲时间不懂得安排生活,容易受到各种不良影响,导致“失范”。

  他认为,社区应当成为孩子社会化的重要场所。

  社区教育应当系统化

  现在,社区层面的各类青少年服务活动并不少,但在王志伟看来尚存三个需要改进的问题。

  一是活动服务不连续,一个好活动需要长期坚持,但目前这种持续性缺乏支撑。二是活动碎片化,许多活动都是针对某一个议题如“禁毒”“健康”等,缺乏整合,导致服务没有系统性。三是参与性不足,大部分活动是由有关部门和社会团体组织策划,孩子只是被动的参与者。理想的活动应当让孩子自己策划、自己组织。王志伟说,在孩子心理健康教育中,社区活动的过程意义大于结果意义,衡量活动成效的标准中,孩子社会化的成长比活动数量、参与人次更加重要。

  在虎门新湾社区,当地边防派出所在社区教育上进行了一些积极有益的尝试。

  新湾旧渔港是东莞现存最古老的渔村之一,由于父母亲长期出海在外,渔民的子女多数和爷爷奶奶一起生活。新湾边防派出所辖区有留守青少年712人,由于生活环境较差、缺乏家庭沟通,有约100名孩子存在性格内向、自卑、与家庭成员关系紧张、学业成绩差或无心向学、夜不归家等问题,其中5人存在赌博、吸毒等严重不良行为。

  边防派出所联动团委、司法、教育、社工等,逐步总结出一系列有针对性的心理纠偏方法,帮助37名青少年矫正了不良行为。

  初中生小华经常逃课外出上网,边防民警和家庭、社区、学校共同建立纠偏网络。小华出家门家长就通过短信群发,社区义工注意重点路段动态,老师则掌握他到校情况。如果小华逃课上网,边防民警会及时将其带回学校教育。经过一个学期的努力,小华基本戒除了网瘾。这种多位一体跟踪矫正实现孩子在家有家长管教、在社区有义工掌握情况、到学校有老师教育、发现问题有民警解决,确保时时有人纠偏。

  边防派出所发挥军事文化元素优势,借鉴香港“家庭合作”、“勋章计划”等经验做法,开展形式多样的军事拓展训练,帮助自律意识差、沉迷网络游戏的青少年转移不良兴趣,培育团队意识,同时组织孩子积极参加公益劳动。2011年以来,组织有类似问题的孩子进福利院慰问老人15次,清理街头垃圾10次,组织慰问社区孤寡老人25次,开展禁毒宣传15次。小明经常用石头刻划桌椅、宣传橱窗和路边车辆,学校和家长很头痛。经过多次参加公益活动,小明认识到了过去的错误,今年春运期间,他主动参加春运服务队,帮助返乡人员。



上一篇:上一篇:小穴位大健康手部藏有三大清肠排毒的穴位
下一篇:下一篇:全国抗衰老健康教育进社区曁总结大会在京举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