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潮20年记:市场需要心理健康的企业

日期:2020-07-10 11:32:54 作者:李世杰 浏览:189 次

原标题:创业潮20年记:市场需要心理健康的企业 来源:经理人网

「导读」21世纪前20年,并非20世纪的续集。2020,业已过半。

■ 文 /史芸赫

有人说,过去半年,我们像是经历了西班牙流感、1929年的经济萧条、金融危机,还有1968年的种族骚乱。我们见证了人家巴菲特活89岁经历的五次美股熔断中的四次,听闻了前所未有的、低于零的原油价格。美伊一触即发的战争让乌克兰航空的客机被无辜击落,而在另一场直升机空难中,巨星陨落。

不知不觉,21世纪也几乎走过前五分之一。

如果把20世纪看作一个人,那么,他/她大约是个年少叛逆、大器晚成之人。他/她最初的小半段生命历程,在两次世界大战中迷失。不多的科技进步,被忙不迭地投入战火硝烟。他/她的中老年虽然也有偏激和疯狂,但终于痛定思痛,并且厚积薄发,孕育而生了人类历史上前所未有的信息革命、航天进步,以及经济繁荣。

假设历史是一场接力赛,那么20到21世纪,这一棒已经算传得漂亮。21世纪,是个含着金汤匙出生的孩子。大量资本和技术已经在他/她出生之时积累起来。但同时,他/她也面临着险象环生的全球化世界:大大小小、此起彼伏的经济和社会危机,还有空前的污染、资源浪费、生态危机。

创业潮20年记:市场需要心理健康的企业

突然想到邓布利多给哈利·波特隐身衣时写的那了一张张字条——“Use it well”。中文很难翻译。对应的说法大致是,“用好的方式使用它”,或者,“用之有道”。

打个夸大的比方,经济如器、社会如器,企业亦如器。当20世纪这个神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咸鱼翻身,甚至带着人类走上闻所未闻之高地、目睹见所未见之盛景,我们的企业,普遍地,尚未形成足够成熟的心智,去面对已经更新了N代的经济、社会之庞然大器。

我们学着对新的环境“use it well”,也学着,在新环境中,对自己的企业“use it well”。

并不容易。

21世纪刚刚拉开序幕,我们便亲睹自欺欺人的狂热压碎了互联网创业潮泡沫。几年之后,次贷危机中,世界为金融机构的贪婪买单。再远不说,从瑞幸咖啡的销量到獐子岛据说随时会跑路的扇贝,造假案搅浑了市场的水,也给行业带去一波波大起大落。

叫做21世纪的这个孩子,口里本含着金汤匙,却因为人们不太能用之有道,金汤匙遇见汞也会变色……这层变色,被前美联储主席艾伦·格林斯潘称为”irrational exuberance”,中文相当矜持地翻译为,“非理性的繁荣”。

其实这词(我们后面称它为IE)字面上说的真不是繁荣,用“非理性”概括,也有安抚听众之嫌。据格林斯潘的顾问、耶鲁大学教授罗伯特·希勒(Robert J. Shiller),在他的叫做Irrational Exuberance (IE)的书里解释,IE,是人和企业的一种心理状态,是一群人一厢情愿地宣扬,“我不费什么力气就能赚大钱”(潜台词,猪都能飞),于是,越来越多的人出于嫉妒和贪婪,明知违反常识,还是激动地参与进这场“我们不费什么力气就能赚大钱”的狂欢。咱们用通俗的话解释,IE说的是类似嗑了药的那种欣快。它让人失去基本的理智,陷入赌徒和赌徒的一场纵情欢愉。

“Irrational exuberance”,放在上下文,意思是——失去理智的狂热。

创业潮中的企业心理健康问题

企业是有灵魂的。这种灵魂,不妨叫做企业的人格身份。每个“企业人”作为整体,思考着、行动着。企业便可能因其人格身份,或振作、或沉沦,或做出艰难选择,或逐步走向成熟。

21世纪前20年的创业潮,是百舸争流,也是鱼龙混杂,既有在激流中千磨万击还坚劲的新的经济栋梁,也有许多头脑发热、贪婪、说谎的“企业人”。甚至,他们都戴着“时代弄潮儿”的面具,说着“改变世界”的豪言壮语。

在历史的某个切片上,宝丽来(Polaroid)可能跟3M感觉差不多,黑莓曾被认为是移动设备的众望所归,甚至雅虎和谷歌,也曾有点傻傻分不清彼此难分伯仲。如果有时间机器,可能有人想穿越回曾经去,问宝丽来为什么死守相纸,黑莓为什么不甩掉键盘,雅虎为什么不早点壮大自动搜索业务……与其说是商业模式和产品设计的选择,不如说是他们作为“企业人”的性格弱点使然。

正像,创业潮初期对企业做出违背市场规律估值的投资公司们、次贷危机前背离专业常识而进行金融产品“创新”的银行们,或者玩数据于股掌、置信用若罔闻的瑞幸獐子岛……他们的失手,与其说是因为某些员工的职业操守低下,不如说是整个企业作为“企业人”的心理健康出了问题。

所有这些案例“切片”背后的系统,这些影响着企业心理状态的制度和价值观的细节,如此深藏不露,以至于此切片可能貌似和彼切片无甚区别。但这些系统,又如此值得我们深入洞察。例子中,企业的心理健康的角色,并不是类似“企业社会责任”那样仓廪实而知礼节的事。它不是企业运营中的浮色。恰恰,它是企业运营的内驱力,联动着业务模式、产品服务线、员工管理,当然,也有利润。

企业也有需求层次

为什么我们对企业的心理健康问题知之甚少?又是什么,让企业心理健康问题,在创业潮下的世界、或在经济低迷的世界,如此关键?

因为,半个多世纪来,我们习惯了经济人、社会人假设所圈定的企业人设……

经济人假设的关键词是“贪婪”。它把普通人占有财富、追求财富的天性,扩大化为,追求利润无限成长是经济活动的主要动机,不论人还是企业。

经济人假设在19世纪中后期提出,虽然它把人逐利的天性偷换了概念,变成人追逐利益最大化才是天性,真真不十分靠谱,但那段时间大家都太忙了。直到和平时期,二战之后,才有人提出社会人假设,把经济人假设往回拉拉、做些做了修正。

社会人假设,总结起来说的是即,对照别人来调整自己。它强调的是人为了维系和利益相关者的良好关系,展现出利他的一面,在逐利和配合他人两个动机下,寻求发展。

有意思的是,两个假设,都把企业成长的目标定于外物。对照一下马斯洛老先生的需求层次模型,就会发现在现实应用中的问题。

经济人假设,基本上把“企业人”钉在人最底层的两个需求——存活(包括活得舒服)和解除不安全感的需求。社会人假设,晚了经济人假设100多年提出,向上走了两层——爱(包括归属感)和来自社会的尊敬。这是人和企业关注利益相关者关系的动机。

最顶层的“自我实现”呢?经济人、社会人假设,没有触及。

五个层次的充分发展,才是“企业人”心理健康的全部议题。

企业心理人角色——企业的心理健康建构

“心理人”假设,于是作为描述健全企业心理的新概念,被从心理学引入管理学。

《品牌人格——从一见倾心到极致信仰》的英文版由Springer Nature全球上市发行之前,我曾经问过编辑小哥,我的书,更算一本品牌管理书,还是一本把“心理人”假设引入管理学的书。编辑小哥果断而简短地回——大意——内容已经超过了品牌范畴;它最重要的意义,是通过品牌的引子,讲企业心理健康的新问题。

企业的心理人身份,关键词是,成为自己、成就自己。作为“企业人”,他/她管理着自己的思维、性格与言行模式中所有帮助自己表达个性的元素;他/她选择成为自己而非同业其他企业;他/她将自身置于行业长期发展的背景下,定义自我存在、发展的意义,定义自我实现的目标。

正因为企业的心理人人格,所以我们可以解释,为什么面对相似的环境,有些企业一贯地保守、另一些则一贯激进;有些总是偏于理想主义、另一些却坚持现实主义。当掌握着相似资源时,有些企业决意投入新行业、另一些则投入新的区域市场;有些选择结盟,而另一些继续独善其身……由人主导的企业,也像人一样,会张扬、会隐忍,会偏执、会释怀,会幼稚、会成熟,会癫狂、会理智……并非一两个高层决策人的个人因素那么简单,这些特性,渗透在企业点点滴滴的制度和文化细节中,是作为整体的企业集中表现出的思维、性格和言行模式。

正因企业心理人身份的存在,企业的意义,便不止于贪婪和迎合他人。企业的人格完整与心理健康,便成为企业稳健发展的枢纽。

我们能否像育人一样培育企业?

当我们从“心理人”假设的角度去思考创业潮,或可重新理解不少其中的风风雨雨。

当经济已经发展到当下的阶段,市场最需要的是什么样的人才?是最会赚钱的人吗?是最会维护人际关系和客户关系的人吗?还是最能在自我实现的过程中帮助别人实现自我的人?

在回答这个问题之前,我先小小卖个关子:经济人假设把“贪婪”作为经济活动的终极动机和目标,为什么它被提出的前一百多年,大家都没觉得有什么不对劲?

可以大致这么说。19世纪到20世纪初那动荡的一百多年,大部分人对贪婪的想象,不是富可敌国,而是还停留在,“用金扁担干活”、“想吃红糖吃红糖想吃白糖吃白糖”的阶段。

正如,每个人的心理健康,在一步一个台阶地向上探索,经济环境中大部分人的心理健康,也随大平台的升级而进化。企业人格的不同层面,同样是随着经济水平的提高而缓缓展现。

创业潮中最需要的人才是什么样的,市场就最需要什么样的“企业人”。

那些站在时代的肩膀上带领人们看见未来的企业,那些对自身的成就和意义有着清晰定义的企业,那些在自我成就中帮助他人成就自我的企业。他们,是保持着自我人格完整和心理健康的企业人。他们有自制力去坚守自己的坚守,有定力去维持适合的成长步调,有机制去长期保持年轻态、不断刷新自己的先进性……

企业的心理人人格,于是在当下创业潮中,应当显出更强的主导作用。

市场打算给创业潮中的企业多大的空间与耐心,他们就可以带给我们多大的惊喜与多美好的未来。反之,市场对创业企业有多焦躁,创业企业就长得多着急……

结语:小目标坑了大目标?

百年树人。

如果养育孩子,总有些课外班的老师跟你这么说,你觉得对劲吗?

我们这的孩子,目标都是十岁哈佛,或者九岁牛剑。你看人家隔壁老王家的孩子,搞了个外籍,八岁随便进北大了。你家小明啊,再不济,七岁211也是及格线。

耳熟。

知乎上一个帖子问,“到底什么样的公司才是慢公司”?有个简短的回答,一语中的:“不依靠资本来催熟的公司”。

资本丰沛,是创业潮面临的一柄双刃剑。它提供土壤。但对短期回报太过热衷的资本,又实实在在地强化着企业的经济人身份、侵蚀着企业的心理人身份。这让稚嫩的企业,忙不迭进入一种窘迫的心理状态。别说七岁211的小目标,大批企业的心理状态,有点像童工——目标远大,但还来不及细规划;潜力巨大,但没有空间细发展;有人想改变世界,但扎实的做法太慢热,不得不跪在财报的石榴裙下;还有人纯粹带着套现的小目标而来,把已经混乱的战场搅得黄沙四起。

蕉绿,蕉绿,阿堵物不懂你的痛……

人生是一轮轮洗牌。企业的成长历程,也是。

就像人格完整的人一样,心理健康、心智健全的“企业人”,也可能在某些洗牌中败下阵来,在某些洗牌中浴火重生,在另一些洗牌中绝地反击……像育人一样培育企业,让他/她坦率直面自身问题,推进他/她不断完善制度和文化,赋予他/她勇气更鼓励他/她的冷静。一切的精雕细琢,终会让他/她更容易冲过风浪洗礼。当他/她离自己的大目标更近一些的时候,便会发现,大目标的实现,并非作为经济人的“小目标”的简单累加。

当下的企业,终须站在金字塔更高一层,完成自己“企业人生”的答卷。

关于本文及作者:

本文部分改写自《品牌人格:从一见倾心到极致信仰》,中文版机械工业出版社出版,各大网店有售;英文版由世界领军出版社施普林格-自然(Springer Nature)全球同步发行。

作者史芸赫,知名品牌管理咨询顾问和培训专家,惠普拆分后“慧与”中国及青岛啤酒“逸品纯生”命名人,宏盟集团思睿高品牌咨询公司中国区创始人之一。



上一篇:上一篇:渝北王家街道:开展心理健康知识讲座 助力青年职工与“情绪”相处
下一篇:下一篇:合川:心理健康服務助力民警輔警輕裝戰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