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絮语:狼性文化与人性文化

日期:2019-12-10 11:03:03 作者:李世杰 浏览:125 次

  前些天跟着保险家走进平安、华为,一探中国顶级金融和制造公司的企业文化,收获良多。特别是华为公司的文化,“以奋斗者为本,以客户为中心,长期艰苦奋斗,坚持自我批判”,鲜明有锐气,充满狼性色彩,给人留下深刻印象。

  参观结束后座谈,保险家发表各自感想,我听后有个感觉,就是华为的文化,看着挺好,给华为创造了巨大的核心竞争力,但是中小企业是没法学、也学不来的。

  其实企业文化这个东西本身就是千企千面。作为外来者,有的企业文化给你的感受强一些,有的企业文化给你的感受弱一些;有的企业文化积极、正向一些,有的企业文化消极、负面一些,等等。华为的狼性文化可能适合于高端制造业,适合于民营企业的体制,适合于深圳改革创新的土壤,更适合于任正非军人的气质,多种因素聚合才构成狼性文化的选择。狼性文化让华为在竞争中始终冲刺在最前线,无往而不利。多年的冲刺,使得跟华为同城的、曾经号称“巨大中华”的中兴,到现在只能望见华为的脚后跟了。

  为什么同城竞争的对手绩效差别越来越大?人们总结,“华为是狼性文化,中兴是温和的牛文化;华为适合奋斗,中兴适合养老。”文化差异导致了渐行渐远的结果。其实,华为、中兴还有一个重大差异,就是华为是民企,中兴是国企。笔者观察过的大中型国企里,还没有哪一家自诩为是“狼性文化”的,因为文化和企业属性不匹配。狼性文化是以经济绩效为首要追求目标,这只有民企做得到;而国企追求的首要目标是社会效益最大化,或者说经济效益最大化不是它的首要目标;还有一条与之紧密相关,更为关键的,狼性文化对外追求高收益,对内、对员工就给高激励,这是相匹配的。“华为工资高”已经成为一种现象。这个国企也是做不到。

  一般而言,企业都处在完全竞争状态。在完全竞争状态下,不论国企民企,多多少少都会具备一些狼性。要是没有一点狼性,中兴恐怕很难位居“巨大中华”之列;中兴创始人侯为贵的奋斗者精神在企业创始人里面也是罕见的。只不过,总体上,其文化还是温和文化。

  华泰集团董事长王梓木先生提出了一种新型的企业文化——合作文化。“公司文化是公司里人与人之间最本质关系的体现,既不是雇佣关系,也不是领导关系,而是合作关系”,将公司里人与人的关系定位为合作关系。“它基于人性的平等与尊重,呼应的人性当中积极的一面”,我理解就是假定员工都是紧张、向上,不惧竞争的。而他认为,华为的文化是“呼应了人性当中消极的一面”,我理解就是假定员工都是松懈、偷懒,惧怕竞争的。这是不是像极了主张“性本善”的中国文化和“性本恶”的西方文化?

  “性本善”的中国文化由奉行利他主义、强调道德约束,“性本恶”的西方文化强调个人主义、法律约束。个人理解,这两种文化在当下中国企业中,还处在胶着状态。随着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建立,“性本恶”有替代“性本善”的趋势,但“性本善”的基础还十分强大。华为从“性本恶”出发,将狼性文化做到极致,他的成功有他的必然性。

  不过,王梓木先生虽然在华泰推行“合作文化”,强调员工之间平等与尊重,但是也提出了“提倡奋斗,敢于亮剑”的工作理念。这也是为合作文化引入一种狼性修正吧。

  最近,正实施内部大整肃的京东创始人刘强东出来喊话,“京东最近四五年都没有实施末位淘汰制了”“混日子的人不是我的兄弟”“真正的兄弟一定是一起拼杀于江湖,一起承担责任与压力,一起享受成功成果的人”。在他推动下,京东要取消快递小哥的底薪,完全按揽件多少计酬。种种迹象意味着京东文化要从“以人为本”来个大转向,向着更具狼性色彩转变。企业文化能不能经得起这种大转变?还需要观察。

  企业大抵是一种“生产+销售”的组织,就生产而言,是内部合作;就销售而言,是外部竞争。据此,企业文化大体可以分为对内的人性文化和对外的狼性文化。企业如果在对内合作里多一些人性,在对外竞争中多一点狼性,在狼性文化中闪耀着人性文化的光辉,这样的理想状态也许才是最适合于市场化生存和竞争的。



上一篇:上一篇:华为的文化之争:狼性or磁性?
下一篇: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