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蓝水碧松石古“青琅”一梦9000年

日期:2022-04-22 07:51:05 作者:李世杰 浏览:150 次

贾湖遗址出土的全世界最早绿松石饰品;新石器红山文化的绿松石鸮;二里头遗址出土的嵌绿松石铜牌饰……日前,全国首个古代绿松石文化展“色如天相 器传千秋——中国古代绿松石文化展”就在武汉盘龙城遗址博物院开幕。165件(套)绿松石文物精品跨越9000年历史汇聚一堂,见证了几千年来波澜壮阔的中华文明。

齐鲁晚报记者 张向阳  

古籍中“青琅”

即绿松石

“中国古代绿松石文化展”汇集了全国38家文博单位的绿松石文物精品共计165件(套),分别来自贾湖遗址、二里头遗址、金沙遗址、殷墟遗址、晋侯墓地、马家塬墓地、曾侯乙墓、满城汉墓、吐尔基山辽墓、梁庄王墓……这些享誉古今的文物珍品光华夺目,卓尔不群,静静见证了长达9000年的发展历程,集中展现了博大精深的中华文明。  

中国人是世界上最早使用绿松石的,如今,中国更是世界上主要的绿松石产地。在宋、元、明时期,绿松石称“碧殿子”“碧靛子”“碧甸子”,简称“靛子”或“甸子”。元史中的“碧甸子”即为绿松石。在此前的诸多古籍中,还有很多关于“璆琳琅玕”的记载,或许是绿松石更早的称呼。

南宋词人、学者周密在其所著《癸辛杂记》中曾记录:刘汉卿“去燕数万里……碧殿子数尺高,岂所谓琅玕者耶”。有学者认为,这里的“琅玕”疑为碧殿子,即绿松石。但也有人认为,古籍中的“青琅玕”除了可能是绿松石,还可能是绿青——孔雀石类的矿物,也可能是珊瑚。

上世纪50年代,著名地质学家、矿物学家王嘉荫先生提出,“青琅”似属绿松石之类,在宋元之前绿松石可能被称为“青琅”或“琅”。

早在9000年前的河南舞阳贾湖遗址,新石器时代早期生息在中原大地的贾湖先民,就成为全世界制作使用绿松石的先驱。考古发现,当时的人们已把天蓝、月白、墨绿的绿松石作为饰品。同属新石器时代的红山文化、大汶口文化、龙山文化、良渚文化中,绿松石饰品的精美程度和制作工艺逐步提高。

贾湖遗址出土的全世界最早的绿松石饰品,不加雕琢,色彩丰富。研究发现,贾湖遗址的绿松石还可能存在瞑目功能,这也是绿松石瞑目葬俗的最早例证。在贾湖遗址第八次发掘中,绿松石不仅出土量大,而且较为集中,还发现了大块绿松石坠饰与小型圆鼓状绿松石饰搭配使用的现象。曾担任贾湖遗址发掘领队的张居中教授透露,贾湖遗址所见人骨眼眶中的绿松石,有可能是后世玉瞑目现象的萌芽形态。所谓“瞑目”又叫“玉瞑目”“玉覆面”,即玉质丧葬面具,有缀玉面罩和整玉面具两种,发端于新石器时代,流行于中国西周直至汉代。

此次展览还有辽宁省文物考古研究所藏的新石器红山文化绿松石鸮,这件动物形作品着意雕刻出动物的细部特征,雕工细致精美,看起来栩栩如生,反映了红山文化玉器工艺的较高水平。

山东博物馆藏新石器大汶口文化玉串饰,玉片磨制轻薄,玉色莹润,呈色有青有白,造型丰富灵动,其中绿松石起到了画龙点睛的作用,是史前先民组合项饰的杰作,体现了大汶口时期人们的爱美之心。考古研究发现,大汶口遗址出土的骨雕筒,其上有绿松石镶嵌,这也是我国石器时代最为古老的镶嵌技术。

长江下游地区的良渚文化遗址也发现了绿松石嵌片和绿松石珠,浙江良渚博物院所藏的新石器时代良渚文化绿松石镶嵌片即是代表作之一。专家认为,这些绿松石片可能镶嵌在当地流行的漆木器上,以漆液作为黏着剂。这种绿松石镶嵌饰片发现很多,表明镶嵌工艺的广泛使用。

山西省考古研究院藏绿松石腕饰,是新石器龙山晚期的作品。松石片以下普遍有一层黑色胶状物,至今仍有一定黏度。

“金玉共振”

开启东亚青铜时代

时至夏商,绿松石成为礼仪用器,被视为王权的象征。二里头文化时期,绿松石制品的制作和使用产生了巨大的发展变化,出现了精美的镶嵌铜牌饰、大型龙形器等绿松石制品。商文化时期,绿松石的制作技术进一步发展,镶嵌器的比例更大,出现了镶嵌于青铜兵器、骨器上的绿松石制品。

1984年出土于河南二里头遗址的夏代嵌绿松石铜牌饰保存完好,珍藏于二里头遗址博物馆,是最具二里头文化特色的重器之一,是集铸造和镶嵌于一身的神秘艺术品。牌饰表面用数百块形状各异的绿松石小片铺嵌成饕餮纹图案,数百片绿松石嵌片丝丝入扣,虽历经三千多年,绿松石片无一松动脱落。青铜与绿松石结合所形成的金玉共振的局面,开启了东亚的青铜时代。它将我国成熟的镶嵌工艺由春秋战国提前了一千多年。



上一篇:上一篇:千年商都广州的广府文化印记
下一篇:下一篇:齐家文化玉器之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