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话文化】吴洪亮:寻求传承和弘扬中国传统文化的突破点

日期:2019-12-06 10:00:43 作者:李世杰 浏览:87 次

  吴洪亮简介:1973年出生于北京,1996年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全国政协委员,北京画院副院长、北京画院美术馆馆长、北京画院齐白石纪念馆馆长、中国美术家协会策展委员会副主任兼秘书长、全国美术馆专业委员会副秘书长、齐白石艺术国际研究中心秘书长、全国城市雕塑建设指导委员会艺委会副秘书长。

  记者:吴院长,请谈谈您的成长历程,如何和美术结缘的?北京这座文化古城对您个人的成长和成就有哪些滋养呢?

  吴洪亮:我是在北京大院里出生长大的。我父亲是一位图书馆馆长,喜欢画画。受他的影响,我从小喜欢画画,也在图书馆看了许多画册。我家住在颐和园附近,小时候天天去玩儿。我美术的最初启蒙以及后来到北京画院做展览,其实都受到了中国园林文化的影响,白色的墙,拱形的门,小桥流水,中国园林是安放心灵的。小时候这种耳濡目染的影响会贯穿人的一生,这点我特别感恩北京。

  我从中央美院美术史专业毕业后,做过很多工作,在苹果电脑公司培训中心做软件培训师,做过平面设计、室内装修、公关项目……后来在2002年我有幸参加了一个国际性的雕塑项目,在那个项目中结识了北京画院的王明明院长。因为有那样一份机缘,所以北京画院的很多事情王院长就让我一起参与进来。觉得自己还有一份对美术本体研究的初心,所以2007年王院长找我谈让我来北京画院工作,我觉得非常荣幸,然后一直在这儿工作至今。

  记者:“创作、研究、教学”,是当时周恩来总理给北京画院的定位,北京画院“始终以传承和弘扬中国传统文化为己任”,在北京建设文化中心过程中,传统文化如何传承与创新?北京画院是怎样做的?

  吴洪亮:北京画院是一个非常丰厚很有积淀的地方,它成立于1957年,是新中国第一所画院。这个地方的生成基于当年一脉京派大家,比如第一任院长叶恭绰、齐白石、陈半丁、于非闇、胡佩衡、王雪涛等文化名人的基因都留在这个地方。这里是中国乃至世界收藏齐白石作品最多的艺术机构。这里有很好的传统,怎样让它呈现新的状态,怎样去激活,寻求传承与弘扬传统的突破点是我的工作。一句话,老先生支持,年轻人喜欢,这就是我要干的事情。

  对于这样一个只有4600平方米,展出面积仅1000多平方米的小型美术馆,我们首先考虑的是做什么与不做什么,核心是先决定不做什么,比如当代艺术是基本不做的。还有就是要和中国美术馆、中央美院美术馆、今日美术馆拉开距离,否则我们会完全被漠视,所以我们一定要集中力量做当时还没有太多人系统完成的工作。

  首先,在深入研究的基础上,以展览的方式激活传统。馆不大,我们希望将展览做得精致而深入,有步骤、有规划地精心策划每一个展览,更重视观众质量和观展感受。平时我们人流量不多,但来的人非常专业,特别是艺术家喜欢来这儿。

  在建馆之初,我们首先启动的就是齐白石作品陈列展,从齐白石的草虫、人物、山 水、梅兰竹菊,到水族、花卉、书法、蔬果、石印、手札,这个专题展一做就是十年的时间,“齐白石”几乎成为大众对北京画院美术馆的第一认知。目前画院正在进行“中国古代美术研究”。

  2007年启动的“20世纪美术大家”系列已经做了40多个展览,涵盖了李苦禅、李可染、吴作人、蒋兆和、董希文、庞薰琹、周思聪、黄胄等众多20世纪美术大师。在展览方式上,我们另辟蹊径。面对庞杂丰富的美术史,我们选择从个案研究来勾勒全景,先后做了李苦禅收藏的碑帖,张光宇的民间情歌,周思聪的图稿和作品对照、荷花、矿工图,卢沉晚年的醉酒图等展览,都是以微观世界介入,一点点勾勒和梳理出20世纪的美术史。

  其次,在创作上,首先要明确的一点是画院是公益性事业单位,要承担责任。北京画院作为一个国家体制内的机构,那就要做两件事情,一个是艺术家是不是要给国家做贡献,一个是我们的美术馆是不是作为公共服务设施起到了核心、有效的作用,比如我们做公共展览、教育这些很多了。

  那么,国家的重要项目画家必须得参与,比如说之前的APEC会议,抗战纪念,包括北京市市委市政府新大楼的装饰配画工作,这些事情基本上是以义务为主,这个时候画家是该奉献的部分,包括我们给很多小学,包括农村等等这些公益项目都在做。



上一篇:上一篇:新闻速递
下一篇:下一篇:弘扬传统文化经典 居民共诵古今诗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