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制所限加之百姓求助过宽造成警力不足 基层公安执法办案亟须“补血”

日期:2019-12-06 13:50:50 作者:李世杰 浏览:166 次

  本报记者孟绍群 赵阳 余东明

  中央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委员会9月16日更名为中央社会管理综合治理委员会。两字之变,蕴含着理念上的飞跃。于是,正在山东济南、菏泽、济宁政法机关“走基层”的《法制日报》记者一行,每到一个采访点便多了一个问题:参与化解社会矛盾是加强社会管理职能的重要方式,基层公安机关最需要解决什么难题?

  得到的答案虽然表述各异,但中心意思直指一个:人手太少,亟待补充“新鲜血液”。

  离岗占编难以补充新人

  山东省济宁市曲阜公安局三孔派出所坐落在著名景区孔府、孔庙、孔林的入口处,是瞻仰“孔圣人”的必经之处。“三孔”是曲阜旅游的龙头,当地有句俗语:“三孔”安则曲阜安。

  《法制日报》记者来到这里时正是一个周六。天空中不紧不慢下着的小雨,没有挡住游人的脚步。大约上午10点,三孔派出所所长颜世梅已经指挥布置了3次防卫任务。每个周末,这里的民警要比平常还要忙。

  算上颜世梅,三孔派出所一共有6名民警。虽然身为所长,但颜世梅与普通民警没有任何区别,每周要值3次24小时的班,值完班后,第二天照常上班。五六年了,颜世梅的时间表里,从来没有出现过休息二字。

  而除了一般派出所承担的所有职能外,三孔派出所每位民警每周都要到“一村一警”的包村点走访。“一村一警”是济宁市去年全面推行的创新社会管理的新举措。

  济宁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步士金说,目前该市7202个村居都派有一名政法干警。干警和所联系村居全部建立联系档案,一包到底、长期帮扶,每名干警每周至少拿出1天时间深入所联系村居开展工作。驻村民警要当好“四大员”,即党委政府的信息员、矛盾纠纷的调解员、生产生活的安全员、巡逻防范的组织员。

  “‘一村一警’拉近了政法机关与群众的关系,有利于掌握基层治安状况和老百姓的政法需要。”颜世梅说,她最担心的是,人手少,工作做不过来。

  45岁的颜世梅在三孔派出所,是倒数第二年轻的。人员老龄化严重,经常让她为如何合理安排工作而犯愁。

  据了解,曲阜公安局有个不成文的做法,科以上干部满53岁,组织部门便会找其谈话,让其离岗。也就是说,从53岁到60岁正式退休这段时间,他不用上班,却占着编制,新人也进不来。

  “全局19个派出所中,这种情况的大约有80人。”颜世梅说,以三孔派出所为例,起码10人以上才能排开班。这80个离岗的人如果换成80个新人,分到每个派出所,对于缓解人员紧张压力,加强矛盾纠纷化解力度将大有裨益。

  “分外事”占用大量精力

  《法制日报》记者在采访中发现,基层公安机关早已将调解作为化解矛盾纠纷的日常做法,许多潜在隐患还在萌芽状态便被发现、解决,实现了法律效果与社会效果的统一。然而,调解花费的时间和精力,显然比走法律程序“一拘了之”要多得多。

  山东省郓城市公安局丁里长派出所民警孙明强,为了处理一起邻里纠纷,原本可以将双方都拘留了事的治安事件,他足足调解了4天,彻底化解了双方积了两年多的恩怨。

  其实,孙明强本是所里的户籍警,按照办案民警与社区民警职责分开的原则,这本不是他的分内事。可所里一共5个民警,要管辖32个行政村、4.5万人,只能每个人都变成多面手。孙明强每隔两天,要值一个24小时的班。每次值班,他都要深夜时在辖区内巡逻一圈,“为的是让老百姓有安全感”。

  济南市槐荫区公安分局副政委王韶玉认为,百姓向警方求助内容过于宽泛,是造成基层警力不足的一个重要原因。

  据槐荫分局统计,每年110接处警中,只有大约三分之一到四分之一属于治安事件,其余的都属于公共服务内容。“家里的自来水漏了,逮耗子、抓蛇、捅马蜂窝,都找警察。”王韶玉说,老百姓根据自己的需要打110求助,大量无效报警,占用了警方处理刑事案件和突发事件的资源。

  “警方现在已经实现了与120和119联动,如果今后能与更多的社会职能部门,如自来水、燃气等部门也联动起来,将有效缓解警力的不足。”王韶玉认为。



上一篇:上一篇:记者再走长征路|重回遵义会议现场 伟大转折是怎样发生的
下一篇:下一篇:70年如一日当好百姓和谐平安守护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