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9,盘县更名并搬迁红果

日期:2019-12-07 17:27:37 作者:李世杰 浏览:155 次

  红果新城全景

  15年前的1999年4月20日,为了谋求县域空间的更大发展,盘县特区借更名为盘县之机,将县城从城关搬迁到了红果。

  15年来,这座城市一路成长,一路沿着时代的轨道向前飞奔,往昔的岁月在历史的变迁中逐渐淡出人们的视野,取而代之的是勃勃生机和无穷的活力。

  15年后,当初的美好愿景渐渐变成了现实:曾经的小集镇,如今已蜕变成为一座城市,而且正在成为贵州最靓丽的西大门。

  “1999年4月20日,可以说是盘县历史上一个具有划时代意义的日子——盘县特区更名盘县暨党政机关搬迁仪式在红果举行,盘县的历史在这一刻改写,翻开了建国以来最为辉煌壮丽的发展篇章。”现任市水务局局长、时任盘县副县长的李文科说起那一天,仍然掩饰不住内心的激动。

  盘县老县城建于明洪武年间,迄今600余年历史。这是一个方圆不足3公里的城池,坐落于高山深谷中的一方盆地之上,历经几百年风雨沧桑,盆地的局限性让县城发展空间捉襟见肘,难以承担起加快盘县城市化、带动全县经济社会起跑的历史重任。

  于是,决策者们想到了搬迁县城,可是该往哪里搬?

  早在1986年,时任贵州省副省长的刘玉林在盘县考察时曾指出:盘县、盘江(盘江煤电集团公司)的经济中心应该是在红果,要抓住机遇,加快红果的发展,把红果建成一座现代化城市,一座能够与曲靖和百色媲美的城市。

  后来,已就任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的刘玉林,在盘县国土资源综合开发论证会上再次指出:“要紧紧依靠国有大企业,按照地级市的规模进行规划设计,把红果建设成‘金三角’南端的政治、经济、文化和交通中心。”

  红果东距贵阳380公里,西距昆明250公里,南、北分别距南宁和成都500公里,距北部湾出海口700公里。镇胜高速、已经开工建设的毕水兴高速都将在此交汇,它们与水柏铁路、南昆铁路和盘西铁路在红果共同构成公路“十字架”、铁路“丁字架”,使红果成为西南地区最便捷的出海大通道之一,成为滇、黔、桂、川四省的“立交桥”,成为正在构筑的南、贵、昆经济区的重要连接点。

  红果还具有大企业优势。红果是盘江煤电集团的首脑和火铺矿、金佳矿等大企业所在地,其周边还有盘县电厂和盘南电厂、响水和松河煤矿、首黔煤钢电循环经济一体化工业基地项目。这些大企业的发展,都将对县域经济产生深远影响,推动盘县加快发展,提高盘县的发展质量。

  在这样的思想指导下,盘县在红果规划建立经济开发区。1995年8月,红果开发区被批准为省级开发区,可以享受更高级别的经济管理权限,这使开发区可以制定相应的优惠政策,有利于招商引资,加强城市管理,探索城市经营的新思路新方法。

  因此,红果无疑成为承担盘县搬迁这种历史重任的最佳选择。

  在时任红果镇副镇长董素婵的印象里,十多年前的红果荆棘丛生,乱石遍地,房屋零落,人烟稀少,仅有320国道泥泞不堪地横亘至远方。“我记得当时仅有蛾螂铺、火车站、下五里有人家,弯弯曲曲的320国道两边,尽是土少石多的石旮旯,庄稼就种在一个个石窝窝里。我们住的红果镇政府,吃水用电都是大问题。当时就只有我们夫妻俩,早晨听鸟叫,晚上听蛐蛐叫。要在这样的地方建设一座城市,简直不敢想像。”至今,董素婵还记得那时的情形。

  “红果开发区,到处脏兮兮,一脚高来一脚低,冬天风一吹就像鬼在嚎。”从当年“闹热”的城关镇,到红果来上班的齐杰形象地描绘出当年的红果给人的印象。

  可是,这一切都将成为历史,成为人们越来越模糊的记忆。

  随着G60国家高速盘县段、南昆铁路盘县段、水柏铁路盘县段、水盘高速等的相继建成运营,盘县迎来了前所未有的发展机遇。胜境大道、银杏大道提级改造以及13条道路白改黑后,盘县城区道路四通八达,畅行无阻。

  如今,以提升城市品味为目标,按照“一心双城四湖”的总体格局,把月亮山中央森林公园作为核心,发展东部城区和西部城区,建成黔锦、东湖、南湖、湿地等公园;以改善居住环境为目的,水利、通讯、数字电视等全面推进,垃圾填埋场、污水处理厂等环保设施投入使用。与此同时,野马寨、干沟桥等改造工程有序推进,这些原本老旧的棚户区将很快“旧貌换新颜”……

  短短15年来,盘县人用一双双勤劳的手,在一片荒凉的石旮旯上建起了一座城区面积近16平方公里、城区人口16万、极具现代气息的红果新城。

  以搬迁促开发,

  经济在这里腾飞



上一篇:上一篇:16家媒体记者感受遵义红色文化
下一篇:下一篇:打造贵州最靓丽的“西大门”